<address id="n3jzt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n3jzt"><form id="n3jzt"></form><em id="n3jzt"><form id="n3jzt"><th id="n3jzt"></th></form></em>
    <em id="n3jzt"></em>
      <form id="n3jzt"></form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3jzt">
            收藏本站 網站導航 開放平臺 Wednesday, July 27, 2022 星期三

            風口上的ZK,預期拉滿的資本游戲

            來源 中金網 05-18 09:41
            摘要: 在頭部資本中存在一種共識,ZK是一種具有終局性的技術,未來可能會成為區塊鏈世界中普適性的存在。來源于火星財經專欄作家深潮TechFlow

              區塊天眼APP訊 : 電影《讓子彈飛》中有這樣一個情節,為了讓人相信自己沒有多吃一碗涼粉,六子剖開肚子,以性命為代價證明了自己的清白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里,六子是證明者,圍觀群眾是驗證者,六子證明的方式是看腹中究竟有沒有多一碗涼粉。然而,這種證明方式的代價是六子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上述例子就是一個典型的證明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,若要保證驗證的有效性,證明者必須分享知識(上述例子中,與知識對應的就是六子肚子內的情形),證明者若要通過驗證,需要將知識告知驗證者,而告知知識往往是有代價的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,若驗證無效,驗證者將面臨欺詐風險。舉個例子,在法庭上,如果被告能在開庭前獲得控方律師所有的提問,那么他極有可能成功編造出一個完美的故事騙過對方。

              最初的解決辦法是,引入第三方,將驗證過程公開化,以此調和知識所有權與使用權間的矛盾。然而,即便如此,對于具有排他性的知識(比如密碼),一旦出讓使用權,也即喪失了所有權。有沒有不需要動用知識的驗證方式呢?

              零知識證明的誕生

              時間來到1985年,S. Goldwasser 博士畢業后來到 MIT,與 S. Micali,Rackoff 合寫了一篇載入史冊的經典論文《交互式證明系統中的知識復雜性》,零知識證明(zero-knowledge proof)問世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證明過程無需“知識”獲得了理論支撐,簡單來說,通過零知識證明,既能保守秘密,又能讓別人相信你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由于效率和適用性上的短板,很長一段時間內,零知識證明僅僅停留在學術理論層面,或者只能用于特定項目,直到邂逅區塊鏈。

              零知識證明兩大關鍵詞:保守秘密,即“不泄露信息”;讓別人相信你,即“證明論斷有效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兩個特點恰好被區塊鏈所需要:

              隱私:區塊鏈網絡的共識要求一切公開透明,隱私保護成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在隱私場景中,借助零知識證明“不泄露信息”的特性,可以在不泄漏交易的細節(接收方,發送方,交易余額)的情況下證明區塊鏈上的資產轉移是有效的。

              擴容: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特點,使驗證成為不可承受之重,輕量化的證明成為剛需。

              在擴容場景中,主要利用“證明論斷有效”這個特性,鏈上資源是有限的,所以我們需要把大量的計算遷移到鏈下進行,零知識證明正好可以證明這些在鏈下發生的動作是可信的。

              早在2016年,專注于鏈上隱私保護的ZCash就正式發布,通過零知識證明,ZCash完成交易驗證,而無需公開全部交易信息(發送人、接收人、交易量)。不過,經過多年發展,ZCash仍是不溫不火。

              原因也很簡單,盡管隱私很重要,但當前的區塊鏈用戶,還遠沒有建立廣泛而強烈的隱私意識,不敢露富,還不敢露窮么?

              目前,隱私并不是剛需,擴容才是,特別是對于以太坊而言。

              ZK與Rollup的結合

              從底層協議來看,鏈上交易的成本必然高昂,因為要實現充分的去中心化和安全,必須有足夠多的節點進行重復驗證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區塊鏈應用的擴展,同步一個節點的時間越來越長,越來越龐大的鏈上數據量拉高了硬件的要求,大多數家用計算機甚至連節點的基本要求都達不到,像以太坊這樣用途廣泛的公鏈,其節點數量也只有一萬余個,且大多數被托管在亞馬遜 AWS 上,與去中心化的初衷背道而馳。

              相較于隱私保護,區塊鏈的可擴展性,顯然更有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只要實現了可擴展性,那么就既可以維護“去中心化”的政治正確,同時可以降低gas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8月,以太坊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和Joseph Poon,共同提出了初代擴容解決方案Plasma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Plasma無法提供和主鏈同等的數據可用性和安全性,很快遭遇全面潰敗,開發者又將眼光放在了 Rollup 技術上。

              Rollup 的核心理念其實很簡單,就是將原本散布在區塊中的大量交易數據,打包成“濃縮”的交易,發布到鏈上。為確保其中每筆交易的有效性,各種Rollup方案設計了不同的機制以確保整個過程的安全性與Layer 1保持一致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個方向上,主要分為ZK Rollup和Optimistic Rollup兩種方案,前者以零知識證明(ZK-SNARKs)的密碼學技術確保安全性,而后者則繼承了Plasma的懲罰機制 ,節點一旦作惡,將付出極大代價。

              2021年9月1日,基于Optimistic Rollup的以太坊擴容網絡Arbitrum宣布,主網公測版本正式上線,標志著OPR先ZKR一步,正式登上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相較于依靠懲罰機制的OPR方案,憑借數學和密碼學的ZKR顯然更能夠做到去信任化,不過,Rollup首先要克服的仍是技術難題,即EVM 的兼容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將 EVM 視為一臺計算機,它在給定特定輸入的情況下,計算智能合約的操作的輸出結果。包括 Arbiturm,Optimism 在內的 Optimstic Rollup 解決方案都有 EVM 兼容的虛擬機,允許其能夠處理在以太坊主鏈上發生的所有操作。

              反觀ZK Rollup,由于在 EVM 設計之初,開發者完全設想過之后可能用到 ZK 技術,于是 ZK-EVM 就成為ZK Rollup第一個需要攻克的難關。

              開發人員面臨兩種選擇,設計一種支持現有 EVM 的 ZK 指令集,或者重新設計一種對零知識證明友好的虛擬機,前一種路線的代表是 Hermez 和以太坊基金會的Applied ZKP,后者主要是 zkSync和Sin7Y。

              在L2的大戰場之外,ZK-EVM成為了各大技術團隊競相角逐的小戰場。

              2021年8月,Polygon(Matic)以 2.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致力于開發ZK-EVM的 Hermez Network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 4 月,專注于zkEVM解決方案的 zkRollup Scroll 宣布完成3000萬美元的A 輪融資,Scroll團隊將與以太坊基金會的Applied ZKP 團隊合作,推出字節碼層面的 zkEVM,并探索加速ZK證明生成的硬件,構建去中心化證明系統。

              預期拉滿

              在頭部資本中存在一種共識,ZK是一種具有終局性的技術,未來可能會成為區塊鏈世界中普適性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Paradigm、a16z和紅杉等大機構加緊布局ZK,市場上對ZK的FOMO情緒被引爆,一級市場上ZK項目的估值也逐漸向市夢率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,ZK-Rollup開發團隊StarkWare在種子輪獲得600萬美金融資,投資人包括以太坊創始人V神、Paradigm、Pantera 、PolyChain等一眾明星機構。

              2021年11月,StarkWare在C輪融資中籌集了5000萬美元,估值達20億美元,紅杉資本領投,Paradigm、三箭資本、Alameda Research等參投。

              2022年3月,StarkWare籌集新一輪融資時,一級市場報出的估值已達6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大 ZK明星, zkSync背后的母公司Matter Lab于去年11月完成B輪5000萬美元融資,a16z領投,Placeholder、Dragonfly、1kx等跟投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ZK領域尚有大量理論未得到實踐,缺少成功的案例和優質代碼庫作為參考,學習曲線非常陡峭,項目的開發難度極高,高門檻無疑增加了ZK項目的含金量,然而,當前ZK賽道的仍然有過熱的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長期關注ZK市場的投資人Evans告訴深潮 TechFlow ,這是一種把預期打滿的一個情況,當前許多公鏈都尚未突破StarkWare的FDV(完全稀釋估值),在ZK還沒有具體生態的時候,達到這樣的估值,實際上是短期內預期打進去的結果,后續想要繼續維持這樣的估值,或許有一定的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位投資人發現某ZK項目在一年不到的時間內從最初4000萬美元估值漲到了4億美元,直呼“市夢率,投不起”,哪怕只是ZK生態系統中的DEX,一級市場估值有的也在2億美元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一級市場上對ZK的追逐,也不一定是壞事,在資本加持下,大量優秀的開發人員投入到相關研究中,加速EVM兼容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以 ZKSync1.0 為例,包括以太坊基金會研究員 Justine Drake在內的大多數人,都認為實現 ZKSync 2.0 至少需要等到22年底。然而,今年2月份 ZKSync 2.0 測試已正式上線,成為以太坊測試網上首個兼容 EVM 的 ZK Rollup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ZK Rollup的頭頂,仍然飄蕩著流動性割裂、可組合性降低,以及中心化風險等烏云,ZK有巨大的潛力,但是還遠遠談不上廣泛應用,當前市場上所說的ZK,更多指代ZK Rollup。

              從本質上看,ZK Rollup中的零知識證明,只是將可驗證的計算外包,也就是通過第三方輸出一個計算完整性的證明。雖然ZK Rollup緩解了L1可擴展性的不足,但是它同樣面臨著計算成本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當前,市場上還沒有專門用作零知識證明的硬件,在以太坊路線圖中,未來將集成 ZKEVM,礦工需要生成證明,就必須需要一枚可以快速生成零知識證明的芯片。

              據Paradigm預測,未來“ZK 礦工”的市場規模有望媲美 PoW 挖礦市場,其中對 ZK 硬件加速最重要的技術是 FPGA, GPU成本過高,并且能耗太大,ASIC 從設計、制造到部署,通常需要 12 到 18 個月或更長的時間,相比之下,FPGA 供應鏈更輕便靈活。

              嗅到“投資或投機預期”的弄潮兒已經開始下場布局,比如某“加密老人”永遠站在風口,開始下場去做ZK硬件的項目;也有VC開始試圖攛掇有硬件創業經驗的人來做ZK硬件項目,親自孵化……

              就這個角度而言,即便只是作為Rollup存在的ZK,它的想象力也遠談不上被窮盡。其次,ZK要突破Rollup的敘事框架,擴展在隱私和信任方面的用例,或許還需要等待Web3世界個人主權意識的崛起。

              總體而言,ZK是具有終局性的技術,其意義甚至超越了區塊鏈,對ZK寄予厚望的加密行業已經砸下上百億美金,期待ZK幫助區塊鏈完成蛻變。

              假如,ZK發展受阻或者被證偽,那么區塊鏈的發展又將經歷“敘事破滅”的寒冬,這是一場“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”的資本豪賭。

              ZK,雄起!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源:深潮TechFlown原文標題:風口上的ZK,預期拉滿的資本游戲聲明:本文為入駐“火星號”作者作品,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。n轉載請聯系網頁底部:內容合作欄目,郵件進行授權。授權后轉載時請注明出處、作者和本文鏈接。 未經許可擅自轉載本站文章,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,侵權必究。n提示:投資有風險,入市須謹慎,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。免責聲明:作為區塊鏈信息平臺,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,本站所發布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,與火星財經官方立場無關。虛擬貨幣不具有法定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,參與虛擬貨幣投資交易存在法律風險?;鹦秦斀浄磳Ω黝惔鷰懦醋?,請投資者理性看待市場風險。n語音技術由科大訊飛提供關鍵字:技術Rollup以太坊零知識證明隱私保護

            更多區塊鏈消息,請關注下載區塊天眼APP,全球區塊鏈監管查詢APP 。

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            天眼經紀商 更多
            天眼交易所 更多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伊人久久精品9超碰,日本免费AV一区二区观看,萌白酱91在线播放,台湾swag candybaby在线视频,日韩高清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,国产 主播自慰种子 mp4,长筒袜少女萝莉,百度云国产网红视频